然而金日成依然刚愎自用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18-03-24 02:54

文丨凤凰网编缉 张弘

朝核危机与中国至关重要,朝鲜与中国的关系也一直是人们谈论和存眷的核心。在官方的宣扬中,“中朝传统友谊”、“唇寒齿亡”等说法连续了60年且积重难返。那么,中朝关系究竟是如何演化的?

50年代:同床异梦的盟友

中朝关系从抗美援朝起就并不融洽,即使中国支出了职员牺牲、物资耗费、经济困难等伟大价格,但金日成仍有腹诽。

俄裔美籍历史学家潘佐夫最新出书的《毛泽东传》提醒,朝鲜战争的总导演是斯大林,从一开始,他就规划利用中国减弱美国。

1950年3月30日,得悉斯大林支持他武力防御南朝鲜之后,金日成出发前去莫斯科。4月,他同斯大林机密举行了三次会谈。斯大林确信:“在危殆的情形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会收兵。”

金日成当然急切须要中国的赞助,但是他不肯过火依附中国人。他不只是一位共产主义者,还是一位朝鲜民族主义者,对中国有戒心。朝鲜对这个宏大的邻国曾经忍耐很多个世纪了,因而金日成当初不愿使朝鲜再次遭到中国的安排。况且他确切信任本人会获胜,因为与李承晚总统的韩国军队比起来,朝鲜的武装力气在各方面都占上风:在兵员数量和火炮数量上是韩国的2倍,在机枪的数量上是韩国的7倍,在主动步枪的数量上是韩国的13倍,在坦克的数量上是韩国的6.5倍,在飞机的数目上是韩国的6倍。

朝鲜战争是1950年6月25日凌晨爆发的,随后美国人火速露面捍卫韩国,但是在美国第一批伞兵达到前(6月29日),朝鲜人民军曾经把韩国的一些主力师毁灭掉了,而且在开火三天后就占领了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但是,联合国军很快就改变结局势。在其侧翼受到联合国军的几回繁重打击之后,朝鲜军队濒于崩溃。为了防止被包围,他们迅速向中朝边界退却。9月底,韩国军队迫近了三八线。10月1日,他们在没有碰到任何抵御的情况下越过了三八线。当天,麦克阿瑟将军要求朝鲜人民军司令部立刻无条件投诚。

10月1日,斯大林从索契向毛泽东和周恩来发了一封紧迫的暗码电报,生机中国收兵。10月1日和2日,毛泽东同他的密切共事们探讨了朝鲜局势,大局部中国领导人都支持收兵,周恩来对此尤其直抒己见。许多军方领导人,包含林彪在内,也不支持参与战争。别的,金日成的行动也使中国人觉得愤怒:他自己还没有向中国提出军事干涉的要求,他甚至不认为有需要向中方传递战事的进程。金日成的这个表示,显著裸露了他对中共领导人的不信赖,他倾向于仅仅向斯大林乞助。周恩来曾屡次向苏联大使埋怨这个伤头脑的成绩,显然是毛唆使他这样做的。斯大林也认为这&ldquo,www.56.net;不正常”,但是金日成依然刚愎自用。就是到了9月底,在回答中国人的援助提议的时分,他的反映仍然是:“朝鲜人民曾经做好了临时战争的筹备。”

直到9月28日,经由剧烈争论之后,朝鲜休息党中央政治局才决定向北京写信。但是这封信仅仅“暗示了援助请求”,朝鲜人仍旧把主要希望寄予在“斯大林同志本人身上”,他们在9月29日向斯大林发了一封信,请求他直接干预抵触。对此,斯大林火暴地答复说,朝鲜成绩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中国军队进入朝鲜,提议朝鲜领导人尽快同中国人商量。这样一来,金日成绩不能继续打自己的小算盘了。10月1日深夜,金日成约见了中国大使,请求中国收兵朝鲜,并要求大使马上向毛转告自己的请求。不只如此,他还与时任朝鲜政府副首相兼外务相的朴宪永联名致信毛泽东,要求中国赐与军事援助。

沈志华的《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讲道,中国军队到朝鲜以后,金日成觉得应该由他指挥,彭德怀认为,你把自己的军队打光了,咱们的军队怎样能听你的?因此,他们俩人从一开始就有异常大的抵触。在第二次战役中,朝鲜人民军有一个兵团参加了战斗,志愿军在后面追着美国人,却被朝鲜人民军抄了后路,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而且有两次。金日成倡议中朝军队离开批示,派个联系员接洽。但彭德怀坚定不干,强调必须统一指挥,否则战役很难打。一直等到斯大林的电报:军队必须由中国指挥。金日成没措施,只好交出了指挥权,由此成立了中朝结合司令部,中国为正,朝鲜为辅。

对朝方,存在一个国家主权和庄严的成绩。对此,金日故意里确定特不难受。但是,无论是军现实力还是作战教训,中方存在相对优势。因此,斯大林只能作此挑选,这也是金日成需要面临的现实。         

第三次战役(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开端后未几,志愿军就超出了三八线;1月4日,志愿军占据了汉城;1月8日,彭德怀命令停滞防御、全军修整。起因在于,志愿军精疲力尽,弹药打光了,粮食没了,新兵员弥补不下去,并且美国轰炸无比凶猛,战斗十分艰难。志愿军的九兵团打第二次战斗是从上海调过去的,事先甚至都不冬装,兵士们单衣单裤,结果招致第二次战争中非战役解员5万人,第二天起来不是手指头没了,就是脚趾头冻失落了。

自愿军结束防御,这可把金日成触怒了:哪里有如许的?打了败仗的部队不持续追击,停上去修整?应该乘胜追击,把美国军赶到海里,战斗就停止了,国度也同一了。此次争持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重大的,两人在意愿军司令部吵了三天,一直争辩不下。金日成盼望应当一鼓作气赶紧结束这场战役。彭德怀说本来就想一鼓作气,成果不是被人家拦腰截断三军覆没,你想让我也重蹈你的覆辙吗?两人争来争去谁也压服不了谁。始终到1月19日,斯年夜林给毛泽东电报支撑彭德怀。

直到战争结束之后,在野鲜休息党内一直有一个传言:朝鲜没有完成统一主要是中国人形成的。为什么?就在立刻要获得成功时彭德怀下令停止防御,结果招致朝鲜得到了克服美帝国主义的最好机遇,至今朝鲜都没有完成统一。这阐明,这件事对朝鲜影响非常大,至多他们是这么认为的。参军事角度说,彭德怀的主张捕风捉影且有充足根据,朝鲜领导人两厢情愿,一味蛮干的情感,显然处于政治考虑或其余要素影响。

由于朝鲜铁路基础被炸毁,中国差遣了18万民工辅助朝鲜修复铁路,而后又派出了铁道兵,支援了机车、车厢。至1952年,战争进入边谈边打阶段,金日成感到战争既然不克不及即时结束,就请求运经济物资。彭德怀仍是以战争为主,军队必须把持铁路,要运军事物质。为此,单方复兴争论。最后,斯大林号令:“铁路必需军管”。如斯一来,金日成愈加愁闷。

潘佐夫提醒,1953年斯大林死去之后,毛泽东才干“面子地”解脱窘境,把自己的军队撤出朝鲜。1953年7月27日上午十点,以朝鲜和中国代表为一方,联合国军司令部为另一方,单方签订了开火协定。但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继承在野鲜驻扎了五年多的时光,直到1958年10月,他们才回国。

到1956年,金日成清洗延安派,招致单方关系降入谷底。

沈志华《朝鲜荡涤“延安派”揭秘》显示,朝鲜停战后,中朝关系有“不正常现象”。如“志愿军司令部坐落在离平壤几十公里的处所,寓居条件很差,朝鲜领导同志也少少去那边”;在平壤的战争展览馆,12个战绩展厅中只留给中国志愿军兵士一个,而在其他的一切展厅中,朝鲜人民军的作战举动被说明成与中国志愿军有关;“金日成盘算逐步解除在中国待过的领导任务者在党和政府中的职务”等。而中国当局在1952年召回驻朝大使后,直到1955年1月没有再派新大使。在野鲜驻华使馆举办的接待会上,周恩来“几乎没有同朝鲜代表扳谈过”。

1956年,金日成在党内奋斗中先后打倒了莫斯科派和延安派,招致四名延安派高干逃往中国。毛泽东则对朝鲜许多同道无辜被捕、开革、免职的做法极为不满,并直接指出,金日成还是搞斯大林那一套,一句支持的话都听不得,谁支持就杀谁。中共领导人又与朝鲜代表团谈判。毛泽东一开始就指出,朝鲜在经济政策和干部政策方面的“成绩很严峻”,并告诉他们,中苏两党决议派代表团越日早上去平壤,要崔庸健也一起归去,这样做的目标“是要帮助你们处理成绩而不是要损坏你们”。

米低垂和彭德怀等人到达平壤后,起首找金日成独自谈话,经过两次深谈,金日成原则上接受了中苏两党的看法。9月22日召开的休息党中央全会作出决定,承认八月会议处理成绩的方式“过于简略”,同意恢复崔昌益和朴昌玉的职务,恢复出逃中国者的党籍。米低垂回到中国后表示义务曾经完成,但毛泽东指出:“成绩并没有结束,而是刚开始。”现实也的确如此,在中苏代表团分开平壤以后,金日成不只没有执行与米低垂、彭德怀告竣的协议——在媒体颁布玄月全会决策(只在党内转达并在报纸上发了一个冗长新闻),反而继续对有分歧意见的干部停止危害,甚至又有一些人逃到了中国。此外,对于开释朴一禹的协议迟迟没有结果,准许恢复尹公钦等人家眷粮食供应的诺言也一直没有实行。尽管中国几回再三表示对于能否执行这些协议的结果非常关怀,但朝鲜方面一直假意周旋,拖延不办,将中朝关系拖入冰点。到1958年,单方关系才恶化。这种转变产生的布景之一,就是中苏关系裂缝加大,金日成四面楚歌,www.56.net,成为中苏都想笼络的对象。

在1958-1962年的中国的大饥荒时期,金日成向中国要粮食,15万吨不够要20万吨,20万吨不敷要30万吨,中国一律都给。作为政治报答,当东欧共产党和苏联一同攻打中国时,金日成和胡志明对中国表示支持和同情。

60年月:大饥荒时,中国仍极力援朝

1960年代,在中国对朝经济援助的过程中, “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的特点明显。

20 世纪60 年代初期,中国在国内面临严重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尽己所能地向朝鲜提供援助。1961 年,中国农业总产值较1960 年降落2.4% ,轻工业总产值较1960 年降低21.6% ,重产业总产值较1960 年下降46.5% ,财政支出较1960 年增加37.8% ,国家财政出现10.96 亿元的赤字,城乡居民生涯处在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困难的时期。

金日成倒向中国,赫鲁晓夫很不爽。1960年夏天,他请金日成到莫斯科,让他看1956年11月30日毛泽东与尤金的谈话记载,外面谈到金日成不同意毛泽东迁延休战谈判的主张和做法,想将朝鲜成绩提交联合国处置。但联合国事朝鲜战争的交兵一方,所以惹起毛泽东的一时恶感和猜忌,顺口说道,金可能叛变更命,成为朝鲜的铁托或纳吉。金日成一边看一边骂:毛泽东真不是货色!当面说坏话,当面骂我!我怎样可能是反动的叛徒?太令我悲伤了(这都是后来苏联大使报告请示写在讲演里的)。

回到朝鲜后,金日成召开干部会议:当前谁也不要去中国,中国人当面说坏话,背地说好话。到1960年炎天,中朝关系降温。没过3个月,朝鲜经济艰苦,金日成让底下人再到中国去一趟。据何方《抗美援朝的得与掉》流露,1960年9月,中国大批援助粮食给朝鲜。周恩来表现,中国能够对此外国家欠账,但要保障对朝的援助名目。这一年,中国的大饥馑曾经很显明,正在饿逝世人,然而仍给朝供给了23万吨食粮。同年10月5日,周恩来接见朝鲜副辅弼李周渊,批准分四年存款4.2亿卢布,还说:至于归还刻日,能还就还,不然可以无穷延期,等后辈再还也行。

1961 年终,中国对朝鲜的煤炭供应出现了耽搁。金日成在与苏联驻朝鲜大使念叨中国严重的经济成绩时,宣称可能感想到中国的困难,因为燃煤等的输送被推延,食物原料也未向朝鲜运送。鉴于中国事先的情况,朝鲜不打算催促中国。朝鲜人不督促,中国人自己反倒感到焦急了,随后采取紧急办法保证运输和供应。鉴于中国经济援助保质保量且有求必应,朝鲜提出的要求越来越多。

1961 年底,朝鲜副首相李周渊率团秘密访华,目的是向中国追求经济援助。朝鲜提出需紧急订货钢管3000 吨,1962年贸易再需25000 吨,另外还要10 万个纱锭。周恩来表示,中国的钢管也缺货,有些还要从苏联进口,最后允许提供一半。至于10 万纱锭,中国切实拿不出货,只能请朝鲜派人来中国拆迁曾经停产的纺织厂。李周渊走后,中国开始落实拆迁10 万纱锭一事,决定在邯郸、石家庄、郑州三市新建的棉纺织厂中筛选拆迁部门设备以供应朝鲜,经朝方实地考核后,终极决定拆邯郸三厂、五厂的126000 锭的棉纺全程装备( 包括纺部从属设备及器材) 供应朝鲜。

1962年是中国“三年难题时期”的最后一年,此时公民经济仍处于谷底。在1 月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国家计委和财政部固然对1962 年工农业出产打算和财务估算作了紧缩,但仍存在30 亿元赤字的缺口。尽管海内财政存在赤字,对苏联另有12 亿旧卢布的负债未还,在1 月的中朝1962 年度彼此供给货色谈判中,中国还是爽直地许可,将朝鲜1961 年对中国贸易中欠交的商品一笔取消。

恰是在1962年,朝鲜突然提出要处理鸿沟成绩,说白头山(中国叫长白山)全部天池就是朝鲜的。原来中国边界政策方针按照国际通例曾经签过约的,毛泽东大笔一挥,出让了几百公里。

1963年,朝鲜向中国提出以3万吨大米换6万吨小麦的要求,原因是朝鲜大米在本钱主义国家销路欠好,卖不出去。鉴于事先中国国内小麦尚不够供应,如要供应朝鲜,中国只能从澳大利亚购置。外贸部经请示中央后决定赞成交流。这样一来,小麦的卖价、运费、保险费加在一同,中国要盈余外汇16 万英镑。中国政府非但没有要求朝方弥补外汇盈余,还自动提出连同朝方大米的运费中方也一并累赘。

中国在经济方面的付出,确实带来了一些政治上的报答。1963 年终,朝鲜外相朴成哲公然向中国内政人员表示,朝鲜党一向认为,撇开中国就没有社会主义阵营,因此金日成首相比来提出了一个新标语: 社会主义阵营以苏中为首。1963年9 月,刘少奇访问平壤,中朝关系到达了高峰。金日成表示,中共是大党,假如中共同苏共闹翻,朝党坚决同中国站在一同。

锌镁矿底本都是朝鲜为出口苏联而投入生产的,后来苏联不再进口,朝鲜就转而向中国出口,只为平衡中朝贸易差额,而这些商品并非为中国所需。但是,1964 年9 月朝鲜贸易代表团来华切磋1965 年度中朝供应货物协议时,中方还是根本知足了朝鲜提出的进出口需要,不只锌镁矿继续入口,而且还帮助朝鲜处理了急需的2 万吨棉花,让朝鲜很是满足。

1965 年,中朝两国签署了两份经济协定: 一份是中朝1966 年互相供应货物的议定书,一份是中国向朝鲜无偿提供物资和存款的协定。1965年12 月中旬,为商议中朝1966 年相互供应货物协定事宜,外贸部副部长李强带着拟定的“备战物资草案”前往朝鲜,告诉中国决定无偿地向朝鲜提供50万吨小麦、30 万吨石油和300 万美元的自在外汇。

1964 年末至1965 年,中苏分裂已成定局。中国判若两人尽己所能地援助朝鲜,苏联也因为新引导团体的下台从新恢复了对朝援助,朝鲜又得以在中苏决裂的契机下双方获益。1950年代到1960年代初,中国对外助助一共是20亿国民币,此中8亿给了朝鲜。

1966 年中国国内暴发“无产阶层文明大反动”,由于中国在内政范畴采取的极左道路,以及中国国内红卫兵、大字报对朝鲜的袭击批评,中朝关系再次跌入深渊。

中苏分裂后,在认识形态斗争中,中苏均需要争夺支持。在争取盟友的进程中,朝鲜对于中国的战略意思显然要大于苏联,中国不愿望自己的邻邦涌现一个苏联的政治拥趸。

客观地看,经济援助作为中国完成内政政策的重要东西,和对朝鲜实行影响力的主要手腕,其效果并不幻想。政治上,中国在经济上的巨大付出并未使得中朝关系进入稳定长久的友好状态,中国对朝鲜的政治影响力仍很无限而且,中国的援助虽在必定程度上处理了朝鲜的经济困难,但不可能改变朝鲜的经济结构,使两国贸易、经济关系走上一种比拟正常的互利状态。

70年代:中美冻结,晋升了朝鲜国际位置

沈志华在《面对历史机会: 中美关系息争与中朝关系( 1971—1974)》中的研究显示,1970年代初,由于国际局势变化,中国和美国捉住这次机会,突破认识形态的障碍,逐步完成了双边关系正常化。中美两都城面对一个成绩:若何既保证明现自己的政治目标,又照料盟友的利益。

朝鲜是中国仅有的多少个盟友之一,不只是暗斗格式下中国在西南亚地域的保险樊篱,也是在中苏抗衡中一个必不成少的辅佐,所以在改良与美国关系的同时,中国必须斟酌到异样是美国直接朋友的朝鲜的感触。为此,中国领导人在与美国的内政会谈中,一方面在准则上保持支持帝国主义的态度,一方面在详细成绩上尽量满意朝鲜提出的要乞降前提。当然,中国不能容许朝鲜的过激主意影响中美关系弛缓的大局,所以在采用让步方针帮助朝鲜逐渐完成其政治目的的同时,又向自己的盟友提供了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以安其心。

中美关系的冻结在客观上改善了朝鲜的国际环境,提升了它的国际地位,也有助于缓解朝美、朝韩之间缓和对峙的状态,甚至为朝鲜完成战争统一提供了有利条件。朝鲜领导人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并为此踊跃策划,但由于过分悲观和自负,朝鲜提出的目标过高,并试图在短时间内一鼓作气按照自己的方法完成朝鲜半岛的统一。影响朝鲜战争统一进程的要素是多样的,中、美、朝、韩四方之间相互关系盘根错节,但要害成绩还在于朝鲜南北单方之间没有树立起互信互谅。在困难和波折眼前,朝鲜领导人缺少耐烦,不愿妥协,最终还是没有抓住历史机遇,又走回到了紧张对立的老路。

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中朝之间可以坚持友好关系并有所开展,主要是因为单方都有这个需求。总体来讲,中国还是努力帮助了朝鲜,尽管平壤对此并不满意。

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接踵去世后,中国进入了邓小平常代。尽管《中朝友好合作合作公约》仍失效,但两国关系已不能算是同盟关系了。原因之一在于,基于历史经验与事先国际环境变化,中国明白放弃了却盟内政原则,开始奉行不结盟内政。中国于1975年8月就正式加入不结盟活动。进入邓小平时期后,在详细内政实际上,更是武断废弃了事先正在履行的“一条线”“一大片”结盟外交兵略,履行自力自立不结盟战略。

80—90年代:中韩建交打击了中朝关系

1979年后,中韩关系开始有了实质性开展。1988年,首尔取得冬季奥运会主办权后,朝鲜一直呐喊社会主义阵营外部国家抵抗此次奥运会,中国还是派出了强盛声势参赛。尔后,中国支持南北单方于1991年9月同时参加了联合国,从内政上正式否认韩国的客观存在。1992年8月,中韩签署建交公报。

只管该时代中朝关系已非联盟关联,但两国关系在这时期的严密水平,远非个别国家间关系所能比较,两国领袖的频仍互访最具代表性。金日成是邓小平会面最多跟陪伴在中国观赏最多的本国主人。1982年4月,邓小平拜访朝鲜,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国。1989年11月,邓小平同江泽平易近、李鹏比及北京站迎接来访的金日成主席,这也是邓小平最后一次去车站迎接的主人。

冷战结束后,中朝关系中的认识状态感化逐渐弱化,事实的国家好处成为各自政策的重要起点。因为中国提出将双边经济关系中的“以物易物”改变为“货泉商业”,且婉拒朝鲜的援助恳求,朝鲜对中国颇有不满,中韩建交则本质性地冲击了中朝关系。朝鲜则在持续阅历了金日成(1994年)忽然逝世、与美关系日趋好转,以及日益严峻的粮食成绩后愈加偏向于孤破主义,中朝关系因此一度冷漠。单方高层互访直到1999 年6 月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访华才逐步恢复。

21世纪:从传统盟友向“正常的国家关系”转型

21世纪之后,中朝关系主如果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一方面,90 年代中前期,国际局面不稳固性加剧,“中国要挟论”的甚嚣尘上,更增添了中国对国家平安的担心,为应答美国的包抄,中国需重新评价朝鲜的策略价值。另一方面,苏联崩溃后,中国简直成了政治上独一支持朝鲜的国家。在1998 年结束“磨难行军”后,朝鲜在经济上更需要中国的实质性帮助。

2001 年9 月,时任主席江泽民对朝鲜停止正式友爱访问时期,单方独特确认了“继续传统、面向将来、睦邻友好、增强配合”的方针。

出于本身国家利益的诉求,朝鲜总会不断地在内政事情中“应用”中国,使中国处于主动局势,无辜吃亏,有时为达目的,甚至会就义中朝关系。

以“天安号事情”为例,金正日2010 年5 月访华时机抉择的精妙实在让人叹服。张琏瑰教学以为,金正日取舍此时来中国,无论做什么,城市给国际社会形成中国支持朝鲜的印象。依照中国内政传统,金正日来华,中国一方面要给朝方提供一些援助,另一方面要坚固中朝友情,“势必客不雅上形成中国支持朝鲜的后果”。这还直接给中韩双边关系蒙上了暗影。韩国官方和媒体对中国在如此敏感的机会接收金正日访华表示了扫兴。

韩国《中心日报》5 月4 日报道说,韩国内政互市部第一次官申珏秀于3 日召见了中国驻韩大使张鑫森,要求中方廓清一些疑难,“韩国政府就特定事情召见中国大使长短常常见的事件”。如此一来,中国不只在国际上吃了哑巴亏,在野鲜半岛发挥对朝、对韩的平衡内政,也因为朝鲜的“内政聪明”而阻碍重重。

21 世纪的中朝关系,在逐渐实现由传统盟友向以国家利益为导向的“正常的国家关系”转型的同时,逐步向“协作共赢”阶段迈进。但是,中国对朝鲜的援助并未终止。金正恩一下台,中国政府就从2012年2月下旬开始,对朝鲜提供价值高达6亿人民币的无偿援助。这在中国援朝史上是范围绝后的一次单笔援助。

沈志华的研究证明,20世纪40-70年代,社会主义营垒外部的国家一直处于一种不畸形、不成熟的状况,存在着以党际关系掩饰甚至代替国家关系的景象。跟着中国的改造开放,以及与国际接轨,冷战的结束,中朝关系势必呈现新的变更。

中国社会迷信院亚太与寰球战略研究院副研讨员王俊生认为,中朝特别关系是在半岛庞杂战略情况下多方要素均衡的产品,中国需要平衡地缘政治构造、政治经济利益、汗青要素与现实利益等,其目的在于维护半岛战争与稳定。这种特殊关系仅反应出中朝关系的着重点,其中主要为政治关系。以后尽管中韩政治安全关系敏捷开展、中朝关系临时处于低谷,但影响中国停止战略平衡的要素并没转变,中国仍要保护与开展对朝政治关系。这一过程中应一直坚持国家利益原则,向朝鲜传递清楚旌旗灯号。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起源,违者必究!』

下一篇:没有了